我開始認真的回憶起第一次動手做實驗的自己究竟是個怎樣的學生,
究竟是不是個受教的孩子?

我是怎樣獲得我現在擁有的這些知識?
關於怎麼思考,怎麼動手~

究竟大家是用什麼樣的態度灌輸我這些必須要有的知識?
或是說,常識。
在開始帶小朋友之後,
才發現大家對我的包容有多少~
在帶了小朋友之後,

才知道自己懂的知識實在太少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hiung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