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1/04 ()

AM 4:30찜질방에서 나가기

공항버스 타고 공항에 가기

國泰航空 CX421 首爾台北 09:15~11:05



溫度:-5~5˙C

濕度:60%

這次旅行的最後一天,

這天的故事,我想從前一天晚上到了鐘路三街開始。


喜哲找了一間在鐘路三街的찜질방,

連絡好曹庸漢,

因為他住在學校附近比較遠,所以等到他出發了我們才從民宿出發。

再見到他,我原本是不敢奢望的,畢竟他那天放我們鴿子我還滿不快,

總之,見面了,

他這天的衣服,有點過度花俏,

走的是學院風,就是很簡單的襯衫、領帶、毛衣,

但,條紋的毛衣配上點點的襯衫是怎樣?!

總之被我指著嫌棄了很久。。。


見面之後,他問了一下這幾天我們又去哪邊玩耍,

我跟他稍微聊了一下,

然後突然覺得,為什麼有種四下無人的感覺,

轉頭發現,原本跟在後頭的幾個人都消失了!好樣的!

我們兩個又往回走,發現她們又被食物吸引住了!(剛剛不是才吃了炸醬麵嗎?)

後來路過Missha的時候,受不住이선一再鼓吹說Missha的睫毛膏很好用,所以也買了一隻,但還沒用過。


然後到了今天要過夜的찜질방前面(是上次吃三明治的地方耶~),

看到前面的包裝馬車,又決定要進去小喝點酒(我又不能喝!),

選了一間叫做「이모네(姨母家)」的,然後點了一些食物跟燒酒,

最後大家都吃不下了,

又玩起了遊戲,輸的人要喝酒,如果是我的話就要把面前的黑輪湯喝掉,

曹庸漢一直被陷害,所以很可憐的脹紅了臉,

降子不能喝酒,以後出社會了是要怎麼辦啊???(我也是~~~)


然後就去了찜질방。

我們換好了衣服,키키突然開始流鼻血,

不僅我們緊張,連在澡堂外聊天的大嬸們都緊張的圍了過來(有些還沒穿衣服),

還好沒什麼事,키키還一直說是因為滑雪那天被禹喜哲用snowboard敲到頭的關係。

(啊~其實他們人也滿好的嘛,只是嗓門大了點。)

在止鼻血的這段時間,我們也跟那邊的大嬸們稍微哈拉了一下,

從哪來的啦、這幾天去了哪些地方啦、為什麼會學韓文啦‧‧‧

還有個大嬸有點口音,卻也很熱情的要參與話題,害我聽得有點辛苦。


另外也遇到了一個來自東北的大嬸,

現在在韓國工作(後來才知道根本就是這個찜질방的職員),

可以用中文交談,還滿。。。親切的。。。

但是,還有個大嬸在澡堂外的休息區睡覺,

一直覺得我們這群人嘻嘻哈哈的很討厭,所以就被罵了,

我們只好趕快躲到大廳去。


可能是晚上,大廳的人滿多在睡覺的,

我們去買了食物,吃了一些,

我就跑到一間熱熱的房間躺下,開始想事情。。。

後來숑위和키키也跟著進來,我們就玩了起來,

中、韓文夾雜的交談著。

有三個韓國的學生,大概覺得我們很有趣,一直學我們講話,

키키還說,他們一度用英文交談,不曉得是不是覺得我們聽不懂。。。(這好白目~)

後來我就轉過去問那三個韓國人說「왜요?(怎麼了嗎?)」

他們才問說,是哪來的啊?之類的問題。

(所有人都問我是哪裡來的,韓文很標準在哪學的。。。之類的。。。謝謝老師啊!)

後來開始覺得好熱,流汗了,我們就又跑出去了。


等曹庸漢等好久。。。

剛剛看他臉這麼紅,就有點擔心他,

只是,澡堂是男女分開,而且也不能隨便抓個路人去男湯找曹庸漢吧,

해나只好一直催促還沒來的禹喜哲、田濬豪、준형趕快來,

後來,過了真的很久很久,我都睏了,曹庸漢終於出現了。。。

因為他睡著了。。。

(我還跟해나說,曹庸漢一定是沒有錢逃跑了!誰叫他要說什麼他沒有錢不能跟我們去滑雪!)


大家都來了,

禹喜哲還很貼心的偷渡了花牌進來,

我們就開始學花牌要怎麼玩,

出國前的韓文課,老師其實是有教的,

只是因為我想要趕快去幫他們買師大夜市一之軒的鳳梨酥,也沒聽完就跑掉了,所以沒學到,

玩了一會,就被路過的大叔責備,

說是降子會影響到其他人的休息,我們只好躲到別的地方去玩。

玩了一局,庸漢就說要賭博,

參與的人有我、庸漢、이선、준형,輸的人要去買雞蛋給大家吃,

他們玩得好奇怪,就是四個人當中每次都只能有三個人玩,

所以,要是沒有人要把牌賣掉(有好的牌的話就可以賣掉),那我身為四位我就必須把牌賣掉,

但,這也好,我就完全處於一個旁觀者的情況下,得到了可以吃的雞蛋。

但是玩了一下,就被찜질방的大叔說,這裡頭不能玩這個。

我們被打亂了興致,所以就放棄了。

(後來老師說,因為這是賭博行為,要是被抓到,찜질방的人是要負責的。)

因為好累,我就睡了一下。


四點多,我被冷醒了,

好像有聽到他們在交談的聲音,

所以我就爬起來了,

禹喜哲開車載我們離開,其他幾個人則是坐地鐵去民宿前等我們,

幾個男生幫忙抬了很重的行李下來,

放到禹喜哲的車上,

喜哲和庸漢開車,送我們的行李到機場,

(因為行李太大件了,車子只能載行李,哈哈~)

其他人搭機場巴士(對了,一樣徹夜沒睡的준형說有事就先離開了,好累的說~),

我又上車之後就昏倒了,

到了機場,先辦了check in

可是喜哲和庸漢還沒來,

田濬豪真的是過累(我想他應該在滑雪場玩了兩天吧~),

一整個很沒有精神,茫茫的,

해나跟我們聊了一陣子天,喜哲的電話來了,她就帶著田濬豪去搬行李了。

這時候我真的快昏倒了(人老真的不能熬夜!),

就去找張椅子坐下,然後發呆(因為不能睡啊!)。

過了很久很久,行李來了,託運了之後,我們又稍微聊了一下,

他們就趕著我們通關,因為通關好像需要40分鐘左右,時間已經很趕了!

機場合照

在通關之前,我終於忍不住哭了。。。

之前他們回韓國的時候,我在桃園機場一整個很ㄍㄧㄥ,

這次真的是忍不住,

下次究竟是何時?誰也說不準。。。

尤其是,好像幾個男生都要去當兵了。。。

我真的好喜歡他們,好希望可以跟他們一直在一起。。。

(現在又好想哭~)


好,我們要轉換心情。


總之通了關(還得把鞋子脫掉檢查鞋子裡面說,好嚴格~),

進到機場裡面,

時間真的不太夠,

還有退稅的手續得辦,免稅店什麼的根本想都不敢想,

我跟키키排隊等著退稅,

結果卻因為沒蓋章要重新排隊,可時間太趕,就放棄了。

匆匆忙忙,衝到二航廈(還得搭地鐵),

衝上飛機,真的好累!


在飛機上,我又昏倒了,只有在送餐的時候勉強打起精神吃了一些,

(所以食慾很差啊!我想要吃泡菜啦!)

然後又繼續睡~我就在蒙蒙蒙的情況下,結束了我的韓國之旅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chiungy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